搜索              咨询热线:0535-2116888
校园新闻
名师风采
教学环境
爱心公益
学校简介
联系方式
  HOME > 魅力韩亚 > 爱心公益 >
情撒羌乡山水间

——烟台韩亚计算机外语培训学校志愿服务灾区纪实
水母网  日期: 2009-01-07  来源: 烟台日报
网上来源:http://www.shm.com.cn/ytrb/html/2009-01/07/content_6156534.htm

 

志愿者与灾区的孩子们在一起(资料片)。YMG记者 刘新国 供片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全国上下戮力同心、共克时艰,感人至深的英勇事迹层出不穷。烟台举全市之力支援灾区,同样处处涌动着撼人心魄的感人故事,犹如“满天星”,每一颗星星都闪烁着爱的光芒!

  在这些耀眼的星星中,烟台韩亚计算机外语培训学校便是其中一颗。这是一个来自民办学校的基层党支部,一群来自民间的志愿者,他们先后分5批深入我市对口援建的北川县白坭、漩坪两乡,历时6个月,行程数万公里,为当地百姓送医送药、发放补助、心理抚慰、义务支教,哪里灾情危急就向哪里冲去,哪里有生死考验就向哪里挺进,哪里有受灾群众就向哪里集结。

  没有抢救伤员的十万火急,没有消杀防疫的争分夺秒,但韩亚学校党员志愿者们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天塌地陷时的人间大爱,彰显了共产党员危难时刻冲锋在前的本色,把对灾区人民的无限深情洒在羌乡的山山水水间,在灾区同胞心中树立起了烟台文明城市、魅力城市、爱心城市的光辉形象。

  责任与爱同行

  规模空前的生死大营救,历经艰险的千里大驰援,处处涌动的爱心大奉献……巨震中升腾的精神力量,将亿万中华儿女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汇聚成全民族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强大合力。

  韩亚学校校长丛军便是冲在抗震救灾前线的众多志愿者之一。

  “5·12”大地震过后,丛军这位16岁入伍、18岁入党的退伍老兵,每天被媒体上部队和医护人员抢救伤员的场景感动着、震撼着。5月16日,他匆忙交代完学校的工作,就和3名老战友一起飞赴灾区,并被编入武警四川消防总队医疗队,赶赴重灾区汶川县映秀镇。

  此时的映秀,满目疮痍。在这里,丛军参与了营救废墟中压了179个小时的映秀湾水电站职工马元江的全过程。

  在参与救援的8天里,丛军看到最多的是广大部队官兵和医护人员不舍昼夜的在废墟里寻找伤员,他收获了太多感动,却再也受不了这样的震撼,他问自己,“我们能做些什么?还能够做些什么?”

  5月25日,回到烟台的丛军立即召开了学校党支部会议,阐述了自己的想法:“随着抗震救灾转入灾后重建阶段,面临的任务更加艰巨,灾区更需要我们,服务灾区是每个党员的责任和义务。”

  丛军的想法得到了学校教职员工的热烈呼应,全体员工都在第一时间递交了申请。

6月13日,由丛军、张艳丽、朱琳三人组成的韩亚学校抗震救灾临时党支部,开赴我市对口支援的北川县白坭、漩坪两乡。8月7日、9月8日、10月21日、11月24日,先后又有4批党员志愿者前往灾区开展志愿服务。

  因堰塞湖冲垮了原来北川通往白坭、漩坪两乡的道路,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们只能沿着新开辟的“生命通道”,由桂溪到都坝,再翻过海拔1700米的箭河垭,靠搭“摩的”和徒步行走到达白坭。一路走来,到处是地震造成的巨大裂痕,头顶不时有巨石滑落,丛军事后回忆说,“每一次进山,都是在和死神博弈”。

  到达白坭后,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开始马不停蹄地进村入户走访灾民,给他们送去急需的药品和慰问金,并对他们进行心理疏导,帮助他们尽快走出地震的阴影。

  6月19日,他们在走访完白坭乡大院村返回的路上,一块重达20多吨的大石头砸落眼前,险些发生意外!即便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中,他们仍然不停的奔走在崎岖的山路上,足迹踏遍了白坭、漩坪两乡的每个村庄,为孤老孤残和困难群众每人发放200、500到1000元不等的慰问金。更为可贵的是,每送出一笔救助金,都不是以韩亚学校的名义,而是一再表明这是党和政府对受灾群众的关怀,这是烟台人民的心意。

  “据我所知,他们是震后第一支来到白坭乡的志愿者队伍,做事不求回报是他们留给我最深的印象。”12月18日,当记者来到白坭乡采访时,正好遇见刚从山外开会回来的白坭乡党委书记郑健,他感慨地说:“一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为了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而来,后来才发现他们做事情不是做样子,再后来才知道他们是一所民办学校的老师。在丛校长和他带领的团队身上,我感受到了烟台人民的深情厚谊。”

  用陪伴传递温暖

  在全国上下戮力同心共同抗击地震灾害时,曾有外国媒体评价:世界在关注中国,中国在感动世界。感动世界的不是地震本身,而是中国人在灾难面前显现的民族精神,是赈灾过程中呈现出的一个个大写的“人”字。正是这个“人”字,体现出中华民族的价值取向。

  这种人性的光辉,恰恰体现在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身上。

  “地震造成了白坭、漩坪交通、通讯中断,这两个乡成了‘孤岛’,由于和外界联系不上,当地百姓的恐惧感可想而之。所以说,我们为灾区同胞做的事情可以总结成两个字:陪伴。”丛军用朴实无华的话语说道,“打个比方说,我亲戚家出了点儿事情,我搬过去陪他们住了一阵子,等亲戚家事情慢慢解决了,我就回家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然而,由于地震灾害的无情破坏,许多家庭已无法团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更多的是对逝者的缅怀和对生者的鼓励。为此,白坭、漩坪同胞灾后第一个教师节、中秋节、国庆节、羌历新年,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们都陪着他们一同度过。

  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一是羌族的传统节日——羌历年亦称羌年节,羌语称“日美吉”,意为吉祥欢乐的节日。灾后的第一个羌历新年,对羌族人来说意义特殊。

  为此,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们早早在白坭、漩坪悬挂好了羌年祝福条幅,营造出了喜庆的节日气氛。傍晚时分,庆祝活动开始了,韩亚学校党员志愿者和羌族同胞一起跳起了集体舞蹈“云朵妹”和“锅庄舞”,并合唱《团结就是力量》,表达了对白坭同胞的美好祝愿。

  整个晚上,篝火映红了夜空,映红了灾区群众的笑脸。一位13岁的羌族小女孩给队员们发短信说:“今天是羌历年,我以羌族人的身份向你们说声节日快乐!我们会忘记忧伤,忘记悲痛,相信明天会更好。”

  烟台举全市之力支援灾区,韩亚学校党员志愿者做的也许只是其中一部分,但对于每一个接受帮助的人来说,影响却是巨大的。在地震中失去双亲的唐婷婷和小张丹体会尤其深刻。

  唐婷婷,白坭乡的一名大学生村官。因为地震中失去父母,哪怕是一丝的震动,都会给她带来巨大的惊吓。在一次余震后,唐婷婷的手不住地颤抖,是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一把抓住她的手,给她心理上的安慰,并为她精心准备了地震后的第一个生日,带给她生活的信心和快乐。

  5岁的小张丹,在地震中失去了双亲。刚刚懂事的她是在婆婆和姐姐的泪水中度过的,除了哭泣,就是沉默。直到6月18日,三位带着“共产党员”红袖标的韩亚学校志愿者来到她身边,带来了礼物,陪她做游戏。慢慢地,小张丹的脸上又绽开了笑容。采访中,小张丹嚷嚷着要给韩亚学校的张阿姨说话。当记者拿出电话拨通张艳丽的电话时,张丹先是唱了一首儿歌,接着说,“张阿姨,你们什么时间来看我呀,我想你们,很想你们……”

  灾难面前,中华民族用爱心传递力量,用陪伴传递温暖,古老中国结成坚强紧密的生命共同体。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们,正是基于对这种精神的深切认同,志愿服务彰显人性光辉,为灾区同胞带去了精神上的慰藉和重建美好家园的信心。正如丛军所言,他们是去陪伴了亲戚一段时间,是对逝者的缅怀和对生者的鼓励。

  “红袖标”的光辉

  在道路不通、余震不断、山体滑坡等极端恶劣环境下,韩亚学校的党员志愿者先后分5批深入灾区,志愿服务长达6个月,是什么支撑他们度过了在灾区的近200个日日夜夜?

  “在国家、民族遭遇大灾大难面前,党员就应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冲锋在前、吃苦在前,即便是民营企业的基层党支部也应如此。经历了这场精神的洗礼,我们有三名老师在灾区火线入党。”这些话从丛军的口中说出,没有丝毫的做作,因为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韩亚学校党员志愿者在服务灾区期间,都有一个醒目的标志,那就是胳膊上“共产党员”的红袖标。红袖标走到哪里,烟台的爱心就播撒到哪里:

  看到白坭、漩坪两乡缺少办公用品,丛军自掏腰包为他们购置了电脑、打印机、桌椅等办公用品,为的是让灾后重建工作更便利一些;

  看到九洲板房学校的学生医疗卫生条件差,丛军联系武警四川消防总队医院,在学校成立了爱心医疗队,看到高烧孩子体温从40℃、到39℃、38℃,直至正常,那种喜悦无以言表。

  ……

  “有了红袖标,灾区群众很容易就能找到党组织,心中也有了主心骨。”漩坪乡党委书记杨启元告诉记者。在白坭乡和漩坪乡,群众看到“红袖标”就像看到了亲人,看到党旗就看到了希望,“共产党员”这几个字已经像烙印一样深深刻在他们的心里。

  丛军和他的志愿者为灾区做了大量的服务工作,为人却非常低调,就连九洲板房学校开学典礼上请他上主席台,都被他多次婉拒。丛军这么做,到底图什么?

  曾和丛军并肩战斗过的四川消防总队军医黄晓明曾用医学上的解释和丛军开玩笑,“凡是超乎常人的行为,都称之为神经症。和神经病不同的是,神经症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而神经病则不能。”在许多人眼里看来近似于“傻”的行为,在丛军认为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我16岁就进入兵营,接受的教育就是为人民服务。我18岁入党,从我在党旗下宣誓的那天起,我就告诉自己,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无论任何时候我都应该冲在最前面。”

  在灾区,丛军和他的志愿者团队用他们的行动实践了入党时的誓言,他们也受到了灾区群众的广泛赞誉。然而,他们却对名利看得非常淡,“我们只想为灾区人民做点好事,对得起共产党员这个响亮的称号,做个好人,其他的真的没有考虑过。但当我们离开时,当地老百姓拉着我们的手泪流满面的场面,是对党组织的一种感激,有了这些就足够了。”

  YMG记者 刘新国